• 联系电话:15161676091

新能源时代丨一场锂资源争夺战,开始了!

近年来,极端天气频发,气候变化从媒体上危言耸听的理论,变成了普通人可以切身感受到的事实。各国政府加紧出台减少碳排放的规划,加大力度推广新能源。新能源车企高歌猛进,储能行业倍受市场关注。

(本文来源:微信公众号 地球知识局 ID:diqiuzhishiju 作者:斯文的樊学长)

不过,不论营销术语如何渲染未来的美好蓝图,目前新能源行业依旧以电池为主。而电池原料中不可或缺的锂,同样属于不可再生资源。

就像石油一样,全球锂资源的分布也很不均衡。目前,占据世界锂资源探明储量半数以上的南美国家,已经准备建立类似“石油输出国组织”的卡特尔垄断组织了。

那么,这件事将对世界的能源格局和中国的能源前景产生怎样的影响?

白色石油

新能源车井喷式发展,带动了电池需求量激增。目前主流的动力电池分为镍氢电池、铅酸电池、锂电池。综合储能、环保、安全性方面的需求,锂电池更占据优势,市场占有率迅速扩张。

太阳能、风能、潮汐能发电并不稳定,发电高峰与用电高峰往往并不匹配,这就导致了储能行业的光明前景。就目前看,储能行业主要依靠的依旧是锂电池。

钴酸锂、三元材质、锰酸锂、磷酸铁锂,属于不同技术路线的锂电池。不论使用什么样的技术路线,每辆新能源汽车,平均都要消耗40千克至50千克碳酸锂作为电池的原料。

充电时,电池的正极上有锂离子生成,锂离子脱离正极通过电解液聚集在负极。放电时,锂离子脱离负极,通过电解液到达正极,没有锂,锂电池就无法实现正常的充放电过程。

通常情况下

锂电池的寿命只有500个完整的充放电循环

(来源:何昌祐)▼

虽然新能源车在行驶过程中不会像燃烧石油那样大量消耗锂离子,但是电池的制造过程中必然要使用锂作为原料。而且锂电池经过一定次数的充电循环后,也会出现寿命衰减,需要更换。所以,就像石油一样,锂属于不可再生资源。而这些用于制造电池的锂,或者直接来自锂矿,或者来自电池回收行业。

锂电池寿命减少原因(图:EMIRI)▼

然而,锂电池回收行业,目前还处在野蛮生长阶段。有实力的大企业和小作坊都希望参与进来分一杯羹,导致回收的效率较低,过程中造成的浪费和污染较大。

更大的问题在于,目前没有那么多可供回收的退役电池。这是因为,新能源刚进入扩张期,第一波锂电池回收潮尚未到来,回收的锂资源杯水车薪。因此,电池中的锂依旧需要从矿场开发。

一方面是锂资源的供给与回收相对有限,另一方面是各国纷纷鼓励新能源企业,所以碳酸锂需求量高涨。这导致了如今的价格波动上升,今年年初就突破了30万一吨,而且普遍缺货,形势的严峻远超下游厂商的预料。业内则认为,这种供给相对紧缺的状态在短期内不会结束。

从中长期看,随着各国逐渐淘汰汽油车,实现碳达峰和碳中和的时间逐渐临近,对于锂资源的需求还会进一步膨胀。

国际能源署(IEA)预测,如果世界到2050年成功实现净零排放,那么到2040年时对锂的需求量,将接近120万吨。除非探矿的速度能够赶超锂需求的增长速度,否则锂在市场中的紧俏表现还将维持下去。

不论按照什么标准

清洁能源所占的比例都应该大大超过50%

(来源:IEA)▼

因此,在可见的未来,如果新能源行业的技术路线不改变,锂矿大概会成为新时代的石油,被置于明争暗斗、兴亡更替的能源舞台中心。

第二中东

二战后,中东产油国纷纷独立,因为缺少资金和技术,国内的油田普遍由跨国公司开采。随着战后经济回复,石油消耗量逐渐提升,中东与委内瑞拉石油的重要性日益凸显,但是这些国家并不能掌握石油定价权,产油国政府普遍认为石油价格太低,产油国分成太少。

1961年,石油输出国组织(OPEC)成立,成员国普遍对内将油田国有化,外国形成价格同盟(即卡特尔),以争夺定价权、抬高油价。成员国也利用对石油资源的垄断,用减产涨价的方式制裁其他国家,扩大自身的国际话语权。

对于成员国来说,OPEC的成立影响了历史的走向。让中东产油国从沙漠中崛起,从贫困封闭的沙漠游牧群体,演变为国际油价的掌控者和主权国家基金的操盘者。

随着人类能源结构发生变化,中东的国运可能会逐渐转移到锂资源大国。拉丁美洲锂矿储量丰富,其中玻利维亚为世界之最,锂储量为2100万吨。阿根廷1480万吨,智利830万吨,三国合计占世界锂资源储量的58%。

三国的主要矿区如玻利维亚的乌尤尼盐沼(Salar de Tunupa)、智利的阿塔卡马盐沼(Salar de Atacama)和阿根廷的Olaroz盐沼(Salar de Olaroz mine)都位于国境交界处,这片地区被称为“锂三角”。南美盐湖中锂离子的浓度高,品质好,降低了从中提取锂的成本。锂三角的盐湖是全球碳酸锂生产成本最低的产地。

玻利维亚锂矿的惊人储量主要来自乌尤尼盐沼(Salar de Tunupa)。这片盐沼海拔高达3656米,已经靠近安第斯山脉的顶部,然而万年以前这里曾是一片大湖。随着海拔逐渐升高,湖泊逐渐干涸,这里形成了世界上最大的盐滩。该盐沼面积10582平方千米,在卫星图中都清晰可见。

在锂进入大众视野之前,这里就曾经出圈过一次。每当雨季,盐层上存在薄薄的积水,会变得如同镜面。这里便是正品天空之镜,成为了旅行打卡胜地和众多电影的取景地。如今,盐田中蕴藏的锂将成为玻利维亚翻身的机会。

历史上,三国为了这片边境荒漠中的资源与出海口数次大打出手,导致国境线频繁变动。如果有扩张野心,各国都有收复失地的借口。

随着时间推移,仇恨逐渐被合作的前景取代。然而,合作的阻力依旧不小。拉美左翼和右翼互相仇视,背后还有混血白人与印第安的种族问题、悬殊的经济差距、缺位的社会保障、冷战时大国干涉的遗留。这就导致三国的政治精英,不论政见左右,都看到了欧佩克为成员国带来的巨大利益,但是无法实现超越政治分野的合作。

如今三国普遍由相对温和的左翼掌权,建立锂版欧派克的设想终于开始进入讨论阶段。左翼政府普遍希望将重要的矿产国有化,以提高对资源的掌控能力,将更多利润留在国内。

新棋局中的老玩家

不过,这些国家普遍缺乏资金、技术,且国内严重腐败。国有企业可以保证国家对资源的掌控,却无法保证能把资源挖好,炼好,最终还将与外国巨头进行合作。

未来针对锂能源展开的竞合中,必然活跃着大国。其中既有欧美这样传统采矿业、化工业强国公司,也有近年来在新能源领域大力投资的中国公司的身影。

除了锂本身,拉丁美洲在发展新能源所需的其他矿产中,也占有很大份额。智利、秘鲁和墨西哥共计拥有全球40%的铜储量。仅巴西一国就供应了锂电池负极材料石墨的20%,储存了全球20%以上的锰,18%的稀土。

中国是世界第5大锂资源国,而石油储量排名仅仅位列世界第13位。即使在未来锂消耗量激增的情况下,中国锂资源的安全性也要高于石油。所以,中国大力发展新能源不仅仅是出于环保考量,更意味着中国将从根本上减轻能源安全压力,甚至有实现弯道超车的可能性。

中国与拉丁美洲国家没有历史积怨,其温和左翼普遍对中国比较有好感,经济合作也在变得越来越紧密。中国与拉丁美洲及加勒比地区的贸易额从2002年的190亿美元飙升至2020年的2950亿美元。

拉丁美洲蕴藏着新能源时代巨量的资源,而中国有志大力发展新能源,是目前这些原材料国重要的市场。而中国的新能源技术也可以帮助当地解决缺电、电力供应不稳定的问题。因此,中国与拉丁美洲的能源合作前景非常广阔。

目前,锂矿“欧佩克”还在协商阶段,到底会吸纳哪些成员,会不会像欧佩克联合俄罗斯那样,用欧佩克+的方式巩固垄断地位,都未可知。但可以确定的是,如果把拉丁美洲、俄罗斯和中国涉及新能源的矿产加总,意味着全球近三分之二的锂、65%的稀土、50%的铜、46%的石墨。

同时,南美不可避免受到美国的深度影响,而中国与南美在锂资源方面的合作前景,也可能被政治化解读。换句话说,这可能导致美国的高度警觉。毕竟,从自门罗当政,美国就对于其他势力进入拉丁美洲保持高度警觉,甚至做出过激反应。

一方面,拉美地区蕴藏着新能源时代令人眼红的资源,另一方面,这里内部矛盾重重,国家治理失败,如今又引起了大国的关注。这里到底会成为纸醉金迷的新中东,还是会成为怀璧其罪的新中东,还需要历史给予答案。只不过机遇与挑战已然来临,拉美国家只能选择面对。

原标题:一场新的资源争夺战,开始了!